轼談

愿在这梦境里长眠

   关于小天使

  那是一个下雨的日子。那天,大天狗闲暇无事走到了八岐大蛇那里,吓得八岐大蛇一个颤栗,然后就被正在打怪的白狼小姐姐一个暴击,game over。在退场的时候眼睛还死死望着大天狗的方向。大概是第一次这么快胜利吧,那边的欢呼声都传到这一边来了。

  小妖怪的欢乐。大天狗这样想着。又想起爱宕山的安静,忽然觉得有些寂寞。下过雨的土地还是有些积水,水坑中倒影出大天狗的身影,又缓缓移去。欢笑声越来越近,小妖们从那一处跑过来,不,还有一个身影落在后面。大天狗眯了眯眼睛,他能感觉得出来那里蕴藏的极大潜力,足够让那只小妖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大妖怪。

  不过,好像有些吃力的样子。那是抛弃人身幻化成鬼的小妖吧,大天狗煽动翅膀,准备离开这里,那孩子抬起头来,一双金色的瞳,白发上还留有大天狗的羽毛。不知为何,爱宕山的神明突然觉得有些不舍,随后把这种感觉抛在脑后。 

  大概是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,又见到那个金色瞳色的妖怪了。在天空中飞掠过的一瞬,是因为彼此的妖气碰撞吧,又和他碰到了。又是这样的匆匆一瞥,头上的角好像是折断了一只,还是那么毛糙的头发,比从前不知强大了多少的妖力,只是,这次羽毛好像落不到他身上了。被好奇心驱使的飞在前方的大天狗又回头看了一眼,撞入那双眼睛里,回头,离去。

  那是茨木童子、

  那是大江山的二把手、

  那是一个战斗狂、

  那是一个酒吞迷弟。

  鬼知道那个结论是怎么出来的,清醒过来已是一地树叶残渣。手中的笛子不自觉地握紧到手掌生疼,什么冷静,什么平和,都成了脑袋里的浆糊。

  已是时候了,大天狗也不知是为了什么。就选了茨木童子最常经过的那条小道,等待。

  未等茨木反应过来就先开口,

  未等茨木应答就做下决定,

  明明不是这么急性子的,明明可以用更缓和的方法,可偏偏等不及了……

  这是大天狗的急躁,也只有这样,只有这样,才会不用任何回旋的余地把那双眼睛的主人拥住。

  这就是他的爱了吧。

    


  • 特匆忙

  • 不明所以

  • 我是非洲人

  • 会再改

  

  

  

会报就是那种已经心如止水之后,突然炸开的火药,我要上天了……好像收到得太晚了😓不过who cares\(//∇//)\

不管,就小短篇

傻瓜时代
甜腻腻的学生啊……
上大学的kame看起来还是和高中一样,一样地吸引他人的目光。站在教学楼二楼的窗口,戴着眼镜的ueda这样想着,伸手去挡太阳光,低头,和底下的kame对上眼神,不自觉地挥手微笑,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。


上了不同的大学,自然会有异地恋爱这个说法啦……出去吃个饭啊,一起散个步啊,都要协调时间。
不过对于大三的学长来说,这一切都不是问题。ueda这样对kame讲。
那我们就来水产市场散步吗?这算哪门子不是问题。觉得ueda回答不到点子上的kame只能在内心咆哮,最后在大乌贼面前翘起了他的小尾巴。在回程路上和ueda打打闹闹,被说你是小孩子吗?然后在昏暗的街道上kiss,握住身旁人的手,high到极点的样子・°°・(>_<)・°°・。


小长假,ueda捡了一只猫,软乎乎,胖嘟嘟的。kame问要在哪养?在纠结了一整段散步时间后,还是决定养在宿舍楼下,男生宿舍的猫,听起来好微妙┬─┬ ノ( ゜-゜ノ)


kame加了社团,还是棒球社,每次训练都有校内女生来看,前辈们开玩笑问为什么不从中找个女朋友,答,已经有了。然后就从手机里翻出ueda高中时期玩闹的女装照片,超漂亮啊……


无聊课堂上的联系,颜文字,空格键,(//∇//)

女高中生吗你们。

没脑洞,没脑洞(._.)傻瓜式自嗨的我

🎉🎉🎉

虽然迟了,但还是要说爱达生日快乐啦!
上田先生33岁了,也在杰尼斯里渐渐有了越来越多的。。。。迷弟( ̄▽ ̄),请务必幸福地生活下去。(我在说什么)
风浪什么的,未知什么的,不安什么的。都不会害怕。能遇见31岁的你,真的超幸福,33岁之后的路,也请让我陪伴。
想说的话汇不成完整的段落,欢喜的心情黏黏糊糊地能做成樱桃酱。表情很凶的你,率真的你,怕生的你,打长串空格的让人哭笑不得的你,哭泣时很漂亮的你,无法抹去的妹妹头存在的你…
喜欢你哦💙
新的日子,要开心地过啊。

回家啦!
学校蛋糕店订的蛋糕又丑又难吃,去拿蛋糕还给我搞错了,说有人拿走了,这人谁啊,我又不认识,还推卸责任,付钱的不是我吗?😓
爱达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🎉🎉🎉
回家买漂亮的蛋糕!!!!!!!👻

梦境

一瞬间的自我治愈产物
脑洞大 ,中秋放假(⌒▽⌒),明天上课
----------
如果时光逆流,你更愿回到哪段时间?

现在的上田还在发呆,看着镜子中许久不见的甘栗头,嗯,真的很神奇。我真的是被妖精绑架了吧……年龄32,还是一把少年中二感的上田这样喃喃自语着,然后被身后的人拍了拍肩膀,一起走出了休息室。

沉默着,应和着,嘻嘻笑笑着,就这样度过了一个番组的时间。当staff提出聚会时也被拉去了,坐在中丸的旁边。就是不停地吃东西嘛,听其他member的讲话。这个时候,大家都开始成长了不少,上田觉得自己就像个旁观者,站在未来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嗯…战友们。不自觉地停下了手,倾听,诉说,离开。


散会后,不知怎的就顺路带着喝醉酒的龟梨回了家。明明丸子说可以带他的,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开车带龟梨回了家。 还是有点不习惯啊,屡次被刘海挡住视线,上田变得有些烦躁。开车到地方,开车门,扶后座的那个人下车,刘海又有点挡住视线,不过当上田转头看身边的那个人时,心情突然安静下来了,摸摸喝醉酒的龟梨头顶的软毛,嗯~这个人好可爱。

这边的龟梨愣了一下,看到了黑色的海胆头上田,正在向他絮絮叨叨些什么,身旁的member一个个走过,龟梨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看到staff的收尾工作,向上田提出一起吃饭的邀请。

向经纪人确认了行程后,就马上找了一家店吃饭。龟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促,只是想要和上田单独吃饭吧,就这个想法。

上田还是那样子,一吃饭就停不下来,龟梨,嗯,在看上田吃饭。痴汉吗?哪有!只是觉得暖光下的海胆头特别软乎,暖光下的上田特别可爱。

这算是赚到了吧……对于两个人来说。

在梦境里的小小时间,算是一种另类的实现梦想吧。

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屋内,金黄色的光亮,两个人的头发都有点翘起,软乎乎,软乎乎的。

呐,竜也,你的金发长长了。

和也你的头发长得好快啊。

为什么一醒来就谈论头发的话题?不知道,大概只是某种恶趣味吧……

比如他再也见不到的妹妹头,再比如他白胖时期的软乎头发。都是让人想念的存在啊。

先发出来,免得忘记(≧∇≦)

关于我的追星

嗯,是抱怨吧。起来翻lofter上的文章,然后就看到一篇。是我一直幻想过的,但一直不敢写的,淡淡的悲伤,无法抓住的无能为力的逝去,只能怀念的文章。很喜欢这种文风,现实向,我们都无力更改的现实。

朋友曾经讲过她不会看那种傻白甜的文章,脱离现实的文字。我就是不一样,我就想看一个傻白甜,像个傻子一样开心的自己,傻傻的。这算是一种另类的逃避吧。

先是小说,然后是动漫,再是真人。

是不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就会苛责一点。总会在想他的努力是否能传达出来,而我是否能知晓。想要渐渐认清楚自己的内心,想成为一个很棒的人,然后不自觉地和他人比较,然后不自觉地把我担用自己的想法来猜测,这样的我其实是很恶意的吧。

翻了翻前两个月写的文字,发现和现在的想法又有大不同。文笔就是越写越烂,人也越来越懒。喜欢的心情也渐渐埋了起来,不过还是很喜欢啊。

室友问我是否追星,那时只是迷茫的应了一句,然后就在脑内翻滚。我算是追星的人吗?

中秋3天放假很快过去,每天的时间都感觉不够用,明明还有英语要考可总觉得很闲。写了一篇脑内傻白甜总还是差了点什么,但还是懒得改,快成了废人了吧(ーー;)

还有日语,以为可以顺利地学下来,到学校发现网还没有装好,想着自己还下了学习的视频,突然发现它还没有带来,嗯,傻!

家里的10ks的控碟到了,让妈妈拍了照片,啊啊啊啊啊啊,我想拆掉它啊……要国庆回家看。星期五课好多,吃饭好迟,没办法,每天早自修,起床要早,没办法,以后还会有晨跑,打卡签到,没办法,中秋第一天出去玩,下雨淋成落汤鸡,没办法…

那么就努力适应好了,反正也没办法。想想别人的军训,想想我担,什么烦恼都不是事了。

你是我的憧憬,像夏日的太阳那般炫目。
这是记了很久的句子,现在终于有了可以说出口的机会。
嗯,我想你了。
来自一个眼睁睁看六点到来却无法守在电脑前的聚餐girl。( i _ i )😭

我也不知道什么名字

架空
-------

ueda是一只妖精,小小的,有点被排斥的妖精。别的妖精都有自己的圈子,每天上上课,和同伴去哪玩,再和父母撒个娇,幸福又无聊的每一天。

真的糟糕透了!

这样想着的ueda,在一天放学的午后,截下了一只落单的小精灵。他没想做什么,只是想和他们一起玩,然后被赶来的妖精们拉到一边,在他们奇怪的眼神中,辩解的话到了嘴边也没说出口。只是扭头便走,眼睛湿湿的,酸酸的,耳边还能听见其他精灵离开的脚步声和他们若有若无的叹息。

ueda也知道自己是有些不同,他能看见其他妖精所看不见的事物。比如说死去的猫猫狗狗的灵魂,虽然这么大的毛绒绒动物是有点可怕啦,不过混熟之后玩起来超可爱的好嘛;比如说花草树木的表情,是有点奇怪啦,但是天天看见不同心情的他们,真的很奇妙啊;还有那只被捡回家的鸟。不知如何说起。

晃晃头,将刚才的不愉快忘记,在回家路上买了同往常一样的午饭,卖饭大叔还是这副老好人模样。然后在门前的树上采下几只新鲜的花枝,摸了摸门口帮忙看家的狗狗,开门,关门。ueda不理解为什么在家还要讲究什么花瓶里应季的鲜花,每天早上的早饭搭配,全都是那只龟毛讲究的鸟搞出来的。真是搞不懂。然后我为什么这么听他的话啊……

说不上为什么,还是任凭kame任性地挥着翅膀让他的家一点一点被改变。说着不要还是默认的傲娇啊。

kame,你是从哪来的?

kame,你真的是一只鸟吗?

kame,你会离开吗?

前两个问题总会被kame忽悠过去,后一个,ueda不想问,也不会问。没人会想知道肥皂泡破灭的时间的,就是这样。然后的然后,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。

快到秋天了,门口的落叶也慢慢堆积起来,然后被帮忙的猫猫狗狗扑到一边。kame也会帮忙,ueda就继续他的忧郁精灵生活,每天去堵一个小精灵,看他哭哭啼啼的样子,也没想到会被人说出想要成为朋友的话。ueda不知道怎么办,就是扭头,眼睛往上看,往下看,就是不看那只精灵。

回到家,掩饰不住的笑容被kame发觉。嗯,连空气都要温暖几度的高兴。kame觉得有什么要改变了,不过这样的改变,对他来讲,还是好的吧。kame晃了晃身上的羽毛,下来个决定。

然后就是深秋,天气变凉了很多。ueda换上了大衣和那个叫nakamaru的精灵成了朋友。家还是这个家,卖饭大叔还是这个模样,认识的猫猫狗狗也变多了……可ueda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总觉得应该还有一个声音来陪伴他的。

又一次带nakamaru回家玩,认为他会看得到这些猫猫狗狗;又一次在不经意间特地去找开放的鲜花;又一次对着空空的房间发呆。这样不行的吧,可是不想改变。

冬天,春天,夏天,又是一个冬天…

当初被ueda吓到哭出来的那些小精灵如今也成了大精灵。nakamaru也走上了相亲的道路。藏在街角,ueda又一次看见nakamaru走进了一家餐馆,回身准备去哪随便吃一点的时候,被一只狗蹭了蹭手,弯下身摸了摸狗狗,抬头看到了那个觉得无比熟悉的……精灵。

kame,你这是从鸟变精灵了吗?连自己也想不到的撒娇语气,ueda皱了皱眉头。在不注意时就被kame紧紧抱住,嗯,ueda也抱了抱kame,只是顺手而已。

挂着自己也没察觉的灿烂笑容,牵住了手,被kame指引着,回家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先心情不好,想要写一个虐的文。写着写着就歪了,HE的话,也不错啦。

自认为萌萌哒的(。-_-。)






嗯,9月4号丸子生日,就在周日。
祝哥哥生日快乐。
要订蛋糕啦!
三个人,不论绕多远的路,梦想总会实现的。
要开心啊。